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9号犬马坑出土的鎏金当卢

带有齐字铭文的铜齐大官南宫鼎

封泥上吕字清晰可辨

  9月,章丘洛庄汉王陵遗址公园落成,并正式向社会开放。这个曾被列为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的汉王陵,自发现起至今时隔13年,再度吸引了公众关注的目光。

  形制宏大分层埋葬

  洛庄汉王陵位于章丘市枣园镇洛庄村西约1公里处。几十年前,这里曾是一座方圆数百米、高约20米的山丘状黄土堆,附近村民经常过来取土,不时有文物零星被发现。至1999年,封土只剩下不到4米,因附近修路有挖掘机过来取土,一铲下去掘出大量青铜器,一座惊世大墓浮出冰山一角。

  在遗址公园的中央大厅里,游客可以看到保留的部分封土。以手触摸,土质紧密结实,硬度接近石块。公园工作人员介绍,封土为无杂质纯黄土,土质紧实是当年造墓人以木桩反复夯实的结果。在洛庄汉墓发掘过程中,木桩反复击打留下的圆窝状痕迹,尚清晰可辨。

  “章丘地方不大,至今已发现了27座汉墓,大部分没有发掘。”章丘市博物馆前馆长宁荫堂说。西汉初年,这片地域是齐国属地,即刘邦大儿子刘肥的封地。公元前187年至前180年,此地被划割为吕国,为吕后的侄子吕台的封地。

  1999年6月,济南市文物局和考古所暂时进行了周围墓葬坑抢救性发掘清理。当时,山东大学考古学副教授崔大庸负责墓室周围遗迹调查清理工作,整个清理发掘历时近一年。

  记者联系到考古学者崔大庸,他认为,与其他诸侯王墓相比,洛庄汉墓的特色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面积较大,二是陪葬坑分层埋葬且数量较多。

  洛庄汉墓主墓室面积东西长37米,南北宽35米,总面积达1295平方米;东墓道长近100米,西墓道长约45米,整个墓葬总长约180米,深度估计在20米。从宏大的墓葬规模和出土文物的特点看,此墓葬属诸侯王一级无疑,是目前发现的汉代诸侯王土坑竖穴墓中最大的一座,其中共有37个陪葬坑和祭祀坑,也是所有迄今发现的40余座汉诸侯王墓中最多的一个。

  崔大庸介绍,洛庄汉墓最大的特色是陪葬坑、祭祀坑分三层埋葬。从上方鸟瞰洛庄汉墓的沙盘模型,整体形制清晰分为三个层面,由外而内阶梯状向下延深,整体布局形似漏斗状。最底层是主墓室和陪葬坑,开口于汉代地表,为同一时间最早修建。上面两层为祭祀坑,是后人祭祀墓主人时后来建成。祭祀时,主墓室和陪葬坑已有封土,祭祀活动在上方夯土层中重新开掘,埋入祭祀物品,因此形成层层叠上的布局。

  声色犬马王公生活

  洛庄汉墓出土3000余件文物,现分别在省博物馆、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及遗址公园三处存放。在公园文物陈列室,呈现了部分文物及复制品,令人不禁感慨2000余年前王公贵族生活之奢靡。

  在展厅中央展示的一枚鎏金当卢,长约10厘米,宽约4至5厘米,上方呈半圆形,下部为锥形,中间是一匹腾飞的镂空马首龙身图案。因其保存完好,做工精美绝伦,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被称为“镇馆之宝”。

  这件当卢出土于9号犬马陪葬坑,是马额头上的一件饰品。这个坑共发现了7匹马和10条大狗,均佩戴着豪华贵重的饰品。其中,仅纯金马饰就出土40件,总重量达600余克,十只狗身上都装饰有铜环和项圈。古代贵族出行狩猎有马和犬同行的习惯,这应该是墓主人狩猎时所带的犬马。

  在沿东西墓道与犬马陪葬坑相对称的方向,是车马陪葬坑,里面共出土了三辆马车,每车均架驷马。车马具绝大多数为鎏金铜器,总数量达1500余件。三辆实用豪华马车一字排开,再现了墓主人生前出行的盛大阵仗。排在最前面为“立车”,形制稍小,出行时此车在最前面,车里站着持有武器的武士,属于引导、开道车。中间一辆叫“安车”,分为前后室,前室赶车,后室坐人。最后一辆车形制最大,也分前后室,但是后室长达两米多,人在里面坐和躺都没问题。

  同时,在外围祭祀坑内,也发现了几匹殉马。但是大部分马匹都是简单挖几个坑埋葬了事,有一匹马却受到“隆重礼遇”,挖了既深又很规整的长方形坑,顶上还加了横梁,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区别,至今不得而知。

  除了犬马相伴,墓主人生前还是个“音乐发烧友”。据崔大庸回忆,当时乐器坑内堆积了满满一整坑乐器,有编钟、编磬、木瑟、悬鼓、建鼓、小鼓、于、钲、铃共计140余件,其中编钟在所有汉代编钟中保存最好、音质最好。原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北京大学考古系教授俞伟超先生将其誉为“西汉第一编钟”。这些乐器组成了一支庞大的乐队,需要十几人甚至数十人共同演奏,展示了王侯宫廷乐队演奏的宏大场面。

  在乐器坑中还发现八个串在一起的铜铃铛,大小如乒乓球,一侧有缝,内装有铁珠,现在摇一摇依然叮铃作响。按照崔大庸的说法,“这显然应该是与其他乐器配套使用的演奏乐器”,但因从未发现过用铜铃作为演奏乐器,铜铃到底是不是和这组乐器有关,有什么作用,还是未解之谜。

  乐器坑中还有一件圆形石砚和暖瓶塞状研石,旁边还有一盒墨丸。将它们放置在乐器坑中有什么用意,它们和乐器有什么关系,也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最能体现墓主奢靡、繁缛生活的当属铜器坑和饮食仓储坑。坑内鼎、盆、勺、瓯、釜等各式器物百余件,其中还有一件烧烤用的铁炉,标志着2300年前济南人就已经开始吃烧烤了。此外,还有成吨的粮食、成箱不同种类的鱼、成包的肉块、飞禽甚至一箱鸡蛋……都可以从中一窥上层贵族饮食起居的繁缛与奢侈。

  墓葬时间锁定八年

  据宁荫堂介绍,1999年至2000年发掘过程中发现,主墓室上方布满17个盗洞,方向指向墓室中央,密如筛子一般。专家推断,主墓室内应有金缕玉衣。但如今境况如何,难下定论。

  因国家文物局尚未批准,洛庄汉墓主墓室发掘仍未提上日程。墓主人究竟是谁?这个在发掘之初就困扰大家的问题,至今没有答案。

  在发掘过程中,崔大庸根据墓葬和文物形制特点,初步判定墓主为西汉前期某个诸侯王。

  当发掘工作进行到仓储类陪葬坑时,一个“吕”字的出现霎时将埋葬时间压缩定格在8年之内!原来坑内出土了一批封泥,印面呈正方形,边长2.1厘米,较完整的有26枚,印面内容有篆书“吕大官印”、“吕内史印”和“吕大官丞”三种,字迹工整清晰。

  这种“吕”字封泥只有吕国存在的时候才能使用,而此处西汉的吕国一共存在了8年时间(公元前187年—前180年)。因此,下葬时间只能在这8年之内。能够符合条件的诸侯王只有两位,吕王吕台(死于公元前186年)和齐王刘肥(死于公元前189年)。

  崔大庸在《洛庄汉墓陪葬坑出土封泥及墓主初考》一文中,论述并判定墓主为吕台。公元前187年吕后掌权后,以这块地区作为其侄子吕台的封地。除吕台外,另外三位国王都因罪被诛杀,按照当时埋葬制度不会被厚葬。而吕台死于前186年,正值吕后掌权鼎盛时期,又是吕姓第一个诸侯王,死后隆重下葬,墓葬规模巨大,正可以显示其势力。墓主是吕台也就合情合理了。

  宁荫堂则表达了不同观点,他认为墓主是刘邦的大儿子、齐王刘肥。虽然吕台在公元前187年被封为吕王,但根据《史记》中“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诸吕皆入宫,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的记载,他认为吕台一直在长安,并未就国。而且吕台被封为吕王不到两年就去世了,整个墓葬建成至少需要三年时间,时间上也难以吻合。

  同时,他还认为封泥不同于印章,凭借几个吕字封泥就判定墓主是吕台也有疑点。因为封泥发现于仓储坑,封存的是食品,也可认为是吕氏作为祭品送给墓主人的。

  但是,“刘肥说”也存有重大疑点。时间上,刘肥死于公元前189年,此时离吕国建立还有两年时间,如果墓地是刘肥的,必须证明刘肥是在去世两年之后下葬的,无缘无故将尸体先存放两年然后下葬,很难讲得通。

  因为主墓室尚未发掘,两种说法各有疑点,都只是推测,真正确定墓主人只能等到主墓室发掘,发现墓主人的印章才行。崔大庸估计:“主墓室被盗是肯定的,但程度不好估计。”假如被盗比较严重或印章没找到,那墓主身份以及笼罩在上面的一切疑云,或许永远都无法解开了。

  刘吕之争扑朔迷离

  此次出土的洛庄汉墓的陪葬品中,有32件封泥有“吕”字样,也有60多件青铜器铭文显示“齐”字样。无论墓主人是谁,刘吕两家的物品在这一时期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墓葬中,都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两者的同时出现,使得原本复杂的刘吕之争,更显扑朔迷离起来。

  历史上,刘肥是刘邦长子,因不是嫡出,不能即皇帝位,被封到齐国当诸侯王。刘邦死后,吕后的亲儿子惠帝当了皇帝。据史书记载,惠帝比较善良儒弱,迫于吕氏淫威,只好整天纵情酒色不问政事,朝中大权实际上是吕后把持。

  史籍还记载:齐王刘肥有一次进宫与惠帝一起宴饮,因刘肥年长,惠帝“置齐王上座,如家人礼”,吕后大怒,认为刘肥触犯皇威,想以此为借口将其用毒酒毒死,端出两杯毒酒让刘肥喝下去。恰巧惠帝坚持要求与刘肥一起喝,吕后见状赶忙把酒撤掉,刘肥这才得免一死。为了保全自己,刘肥不得已献出齐国城阳郡给吕后的女儿。后来刘肥死后,吕后又迫使齐国将济南郡划割给吕台。这些记载都说明了齐国始终受制于吕氏淫威,双方始终是冤家对头。

  如果墓主是刘肥,按照宁荫堂的观点,仓储类陪葬坑中32枚吕字封泥,只能解释为吕国进贡给齐王的祭品,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但是按照历史记载,齐王与吕氏既是生死冤家,吕氏家族又处于极盛时期,却送给齐王如此丰厚的祭品,难以合乎情理,这一时期的刘吕关系,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或许要重新认识。

  公元前180年,吕后去世后,大将军灌婴、太尉周勃、丞相陈平联合刘氏共同诛灭诸吕,《汉书》记载此时齐国趁机“举兵西攻吕国之济南”,也就是这一年,吕氏家族彻底被消灭,原先属于齐国的城阳郡和后来划给吕台的济南郡,重新又归属了齐国。

  如果墓主是吕台,墓中60多件齐国青铜器比较容易解释。按照崔大庸的说法,或许是济南郡划割为吕国后,这片地域的青铜器物也就一起分给了吕台,也有可能是齐王迫于吕氏的淫威进献给吕国的。“但是,在兴刘灭吕的过程中,不少吕氏家产和墓葬被毁,如果洛庄汉墓是吕台墓,丝毫未被毁坏,其中的原因值得思考。”

  无论墓主人是谁,都对史籍记载里的刘吕之争固有认识形成质疑和冲击,使历史记载中原本复杂的刘吕之争更加扑朔迷离。

  (高晓雷 卞文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