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欧洲拥有精巧的石器制造技术

  (化石网/faywater 编译)人类的演化历程已经广泛为大众所了解。在一些主流媒体中,我们经常会看到说话含混不清、虎背熊腰的穴居人。然而,他们的真实形象是怎样的?远古祖先和我们究竟有何区别?发表在《当代人类学》(Current Anthropology)的一篇文章给了我们不一样的答案。


  来自石溪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J.Shea博士认为,我们和最早期的人类几乎没有差异。


  考古学家们在研究早期人类行为时走了弯路:他们一直在探讨早期人类“行为的现代性”,即只存在于现代人身上的一些行为特征;其实,他们应当研究的是“行为的多样性”,这是存在于所有动物身上的定量性状。


  人类起源的研究始于欧洲,当地旧石器时代晚期(4.5-1.2万年前)的考古学材料一直被用来考量各地早期人类的行为。在欧洲,智人的化石随着复杂的石器制造技术和文化一起为人们所知,包括雕刻的骨器、结构精巧的抛射武器、用火技术、洞穴壁画等等。这些行为都和现代人十分相似,因此被当作“行为现代性”的证据。


  然而,最早的智人却生活在10-20万年前的非洲和南亚,目前没有可靠证据显示他们拥有现代化的行为方式,这与欧洲智人差别很大。几十年来,人类学家都将这种差异归结为小部分人类的“技术革命”,认为旧石器时代晚期欧洲智人中的一次“技术革命”永远改变了人类的体质和行为。


  但考古学家们对“技术革命”的起因、时间和进程等特征尚存疑问,不过他们一致承认最早的智人和他们的后辈有着明显差别。


  Shea博士使用2.5万年前-6000年前的东非石器材料,来验证早期和晚期智人是否有行为多样性。东非的这批材料是对智人行为最古老、最连续的记录。经过系统性的比对,研究者们发现在长达25万年的时间里,石器制造技术没有飞跃性的突破。


  随着时间发展,这些石器的多样性越来越明显。某些石器技术的演变,可以归因于需求的多样化以及不同的制作方法,例如人们渐渐需要更锋利的刀刃、更轻便且多功能的工具等。触发这种演变并不需要来一场技术革命,用行为生态学的基本理论就能够解释这些变化。


  Shea主张,将我们的演化历程从原始到先进排序并对比他们的“行为现代性”,这种研究完全是无谓的。不存在“现代人”(modern humans)这种说法,只有一个个拥有广泛行为多样性的智人种群。Shea认为,研究人类行为最有力的方法,便是从行为多样性入手,考察不同人群的生存策略。该研究对人类起源的考古学研究有重要影响。(化石网/faywater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