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超级火山爆发后,形成了奇特的六角形岩柱。

超级火山的发现者地质师邓丽君。

  最后一次爆发于一亿四千万年前在华南东部尚属首例或将揭开恐龙灭绝之谜

  8月30日,香港土木工程拓展署公布,在香港东南部发现一座古代“超级火山”,这是首次在中国华南东部发现这类火山。它最后一次爆发是在一亿四千万年前,自此成为死火山。

  这座古代超级火山被命名为“粮船湾超级火山”,山体向东倾斜约30度,火山原本的直径约18公里。粮船湾破火山口爆发喷出的火山灰估计超过一万三千亿立方米,相当于在整个香港1000多平方公里陆地面积上覆盖1.3公里厚的火山灰。

  超级火山爆发后,香港万宜水库和果洲群岛形成了奇特的六角形岩柱,目前已成为香港世界地质公园里的一道独特景观。同时,火山的发现对于研究全球气候变化、岩土工程具有重大指导意义,或许还将揭开恐龙灭绝之谜。

  文/图本报特派香港记者李华通讯员彭文昌

  9月18日,在香港土木工程拓展署大楼,超级火山的发现者地质师邓丽君、工程地质师吴国材向本报记者讲述了粮船湾超级火山的发现之旅。

  测岩龄发现超级火山

  作为地质师,邓丽君长期在香港野外进行地质勘察,对于九龙东的花岗岩再熟悉不过,而位于粮船湾景区、曾多次被游人评选为“香港十景”之首的六角形火山岩柱,她更是了如指掌。但长时期以来,邓丽君并没有发现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一次偶然的机会,同样是在野外地质勘察时,她观察到沙田一带类似岩浆向上喷发的通道,再结合东面向东倾斜的火山岩和九龙东花岗岩,邓丽君估计火山岩和花岗岩应该是火山系统下面残余的岩浆部分,而粮船湾景区的六角形岩柱应该是火山口喷出的火山灰冷却后形成的,“这不正是向东倾斜的整个火山系统吗?”邓丽君顿时将分散在东西南北相关的岩石系统联系起来,拼成火山系统完整图。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邓丽君在很长时间内,进行地质调查和填图的工作,包括岩石测龄、岩石化学分析,最后发现东部的火山岩和九龙东的花岗岩,属于同一个时代、同一源头,从而最终确定此前的猜想是正确的。

  吴国材介绍,分散的火山系统构成部分的岩石资料,早已在地质调查中存在,但之前并没系统地联系起来,发现了火山系统后,通过分析岩石标本中放射性矿物元素,从而最终确认,火山最后一次爆发于一亿四千万年前,喷发量超过一万三千亿立方米,才得知属于古代超级火山(爆发出超过约1万亿立方米火山灰的火山)。喷发的火山灰覆盖在香港1000多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上,厚度超过1.3公里。

  邓丽君表示,这座古代超级火山称为粮船湾超级火山,火山原本的直径约18公里。而这次最大的发现,是找到火山喷发的源头,即现时九龙半岛和港岛北部的大片花岗岩。邓丽君还表示,目前全球已知有五十余座超级火山,但极少能完整发现表面的火山岩和底部的岩浆源头,粮船湾超级火山属于极少数例外。

  超级火山的成分多为矽,火山喷发比普通火山猛烈,同时又因其巨大的喷发量而有别于其他普通火山。更为独特的是,超级火山喷发后形成破火山口,破火山口的形成是当火山爆发时,数以百立方千米的高硅质岩浆自地壳浅层的岩浆库涌出,与此同时造成以公里计的地壳下陷而呈现出盆地地形。而普通火山口多为火山尖口向外拱出。

  破火山口和六角形岩柱

  那么破火山口又是如何形成的呢?邓丽君用注满粥的大锅作为比喻。她介绍道,这口大锅就如破火山口式的火山系统,而大锅的盖子相当于地壳覆盖,锅里的粥就如岩浆,而煮粥的火就如地球深处的热源,热源主要由地球板块运动所产生,并且在持续加热。当粥沸腾时,相当于热粥中气泡的岩浆气泡就开始向盖子口外冒。

  热源还在持续加热,盖子开始出现裂缝,锅里的物质就开始向外喷,即成为火山灰。不断加热过程中,破碎的盖子失去了支持,并沉落大锅里,而喷溢出来的物质(即火山灰)回落到崩塌的盖子上。

  当失去热力后,火山灰在塌陷的破火山口内慢慢冷却和凝固而形成倾斜的岩柱,而大锅中剩余的粥(即岩浆)也开始降温,慢慢地形成了花岗岩。

  此后,经过不断的风化和侵蚀,火山口成为一个平面,而地壳下陷后逐渐成为一个盆地,至此,破火山口景观形成。

  除了独特的破火山口,六角形岩柱同样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邓丽君表示,岩柱的形成需要具备质地均匀的火山灰、冷却速度缓慢等条件。当火山灰厚层于破火山口盆地慢慢冷却和收缩时,引起的拉伸力使火山灰层裂开,裂缝从较冷的表面向火山灰内部较热的中心拓展,而六角形的形态是释放这种拉伸力最有效的安排,因而就在破火山口盆地内形成了这种六角形岩柱的独特景观。这些岩柱的直径约有1~2米,而高度甚至可达30米。

  是否致恐龙灭绝待考证

  邓丽君介绍,这次研究是在华南东部首次发现古代超级火山。华南东部沿岸地区(即香港至厦门至宁波一带沿海地区),可能还有众多相类似但尚未被发现的超级火山,它们在一亿八千万至八千万年前曾一度活跃,而香港粮船湾破火山口只是其中之一。香港发现古代超级火山,或许可推动对同类地貌的探索。

  邓丽君还介绍说,粮船湾超级火山的爆发,恰巧与华南东部的大型造山期终结时段吻合,这个造山期被称为“早期燕山运动”。

  据了解,燕山期对于中国的东部地质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期。在此期间,由于鄂霍次克板块和伊邪那岐板块先后与欧亚板块东北部碰撞,不仅造成了包括中国东部在内的大面积地区的褶皱隆起,形成李四光命名的“新华夏构造体系”,而且使欧亚板块逆时针旋转了30度,使这一板块逐渐接近现在的取向。

  吴国材解释说,对粮船湾超级火山的研究,可增加对这一时期造山运动的了解,揭开这一时段华南地区地质形成的原因。

  此外,邓丽君还强调,在约一亿四千万年前,岩浆活动的最后一次活跃时期中,粮船湾超级火山爆发,这一时段横跨侏罗纪和白垩纪两个地质时期的边界,“我们推测,大量超级火山在华南东部沿岸地区大规模喷发,影响了全球的环境,并可能引致海洋四足生物和陆上恐龙在侏罗纪末期大规模灭绝。”但同时,她也补充道,超级火山是否恐龙灭绝的真正原因还需要时间考证。

  具备申遗价值

  每次火山爆发都对环境产生重大影响,同样,超级火山的发现,也有益于了解全球环境的变化。邓丽君介绍说,1991年,菲律宾群岛皮亚图博火山喷发,造成全球气温下降了1~2℃,喷发量不到粮船湾超级火山的1/10。而粮船湾超级火山在东南沿海多次爆发,对全球环境有多大影响,这些都有待考究。

  这次发现超级火山也产生了相应的效益。邓丽君介绍,在破火山盆地发现一些相关的变质岩,与其他岩石不同,岩石变质后硬度弱化,会改变工程的稳定性,同时与破火山口系统相关的变质作用也会改变岩石的工程特性。这对斜坡稳定性和地下空间安全措施的设计会有所影响,例如隧道、竖井、岩洞。通过此项发现,可以及时对相关工程进行及时维护与检修,对减少工程事故有积极作用。

  “从地质的角度来看,粮船湾超级火山应该具备了申请世界遗产的价值”,吴国材肯定了超级火山的重要价值,但他也强调,世界遗产还注重生物多样性、管理水平、科研能力以及教育等多方面,需要考虑的方面非常多。此外,邓丽君还补充道,申遗应该是整个超级火山系统,但很多地方已发展,不可能把已发展为城区的九龙、香港岛也划入保护区范围,“操作有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