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这张照片中可以看到,在这块距今1600万年的琥珀之中,一只蜉蝣被困在其中,它的背上有一只搭便车的小虫子,那是一只跳虫

  北京时间10月19日消息,据物理学家组织网站报道,近期对一枚琥珀样本进行的一份CT扫描得到了令人震惊的结果——科学家们首次发现生物利用蜉蝣成虫进行迁移的证据。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们表示,这种昆虫界的“搭便车”行为在现代自然界中是存在的,然而此前从未发现过被保存下来的古代纪录。在这块来自1600万年前的琥珀化石中,可以看到一只跳虫安安静静地伏在一只蜉蝣成虫翅膀上的一个V型凹槽内。可以看到,为了保证自己在空中搭便车过程中的安全,这只小虫还动用了自己适于抓握的触角,死死缠住蜉蝣的身体。曼彻斯特大学的大卫·佩尼(David Penney)和他在生命科学学院和材料学院的同事们使用高分辨率CT扫描设备从3000多个不同角度对这一琥珀样品进行了扫描。如此研究人员们便可以得到大量不同角度的细致横断面图像。基于这些信息,科学家们得以构建出这两只古代昆虫的详细3D图像,从而可以对它们的行为特征开展详尽研究。

  佩尼表示:“这些图像确实令人印象深刻。这一技术让我们得以一窥这种世界最常见物种之一的一些行为。”跳虫类是一种非常微小的生物,一般体长仅有1~2毫米,属于弹尾目。在全世界这种小虫子都有分布。农夫或园丁们在翻动土地时常常会发现这些小虫子四处乱跳。让科学家们感到奇怪的是这些小虫子常常会出现在一些新近才形成的岛屿上,但是它们又不会飞也不会长距离游泳,它们是怎么抵达这些岛屿上的?研究这种小虫子困难重重,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这种虫子太能跳了。在它们的腹部下方长有一个弹跳器,稍有风吹草动便高高跳起,逃离危险。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其进行仔细观察变得极为困难。

  有趣的是,当这次获取的3D图像被放大后进行仔细查看时,可以发现这只小虫子其实并没有紧紧地趴在蜉蝣的身上,而是中间还隔开着一小段空隙(约50微米)。这说明当这一滴树脂突然滴下来时,这只跳虫正准备起身跳开。在此之前,跳虫的搭车迁移行为只有一份纪录。那同样是一块琥珀,是一块波罗的海地区产的琥珀,其中在一只蜘蛛的腿上,有5个排成一排的跳虫。

  正是那次2010年的发现促使佩尼博士回过头来仔细查看自己手头的这块标本。他说:“我之前认为这只趴在蜉蝣身上的小虫子是一只蜘蛛,因为它们常常会这样在其它昆虫或动物身上这样搭便车,而且这样的行为在琥珀中也并不鲜见。当时让我感兴趣的是,这是第一次在一只成年蜉蝣的身上看到这种现象。不过当我将其置于CT扫描设备下观察时,我发现这其实是一只跳虫。”利用成年蜉蝣进行搭车迁移的案例在此之前还从未被观察到过。因为蜉蝣是一种寿命非常短的昆虫,它们只能存活数小时到数天不等,这取决于它们种类的差异。成年蜉蝣的主要任务是繁殖,事实上它们甚至没有嘴,因此不能进食。

  这一事实让科学家们在野外对蜉蝣的研究也是困难重重,借助蜉蝣进行搭车迁移的案例更是从未被观察到过。而此次这块琥珀化石则精准地定格下了这一瞬间:一只跳虫正搭在一只成年蜉蝣的身上。这样的场景在野外是难以被观察到的,因此这一事例也很好地说明了化石和琥珀对于我们研究现存物种行为和其它方面的价值。这只蜉蝣形态保存良好,这说明它基本上是在被树脂盖住的一瞬间死亡的,并且死亡之后琥珀本身也没有经历过长距离的迁移或变动。

  这两只虫子互相之间的接触方式证明它们不可能是由于树脂滴落时偶然之间将两者粘合在一起的,而是在此之前便已经发生了搭车行为,之后才被固定下来。有关这一发现的论文已经发表在《PLOS ONE》杂志上。佩尼教授目前正在使用CT扫描设备对该琥珀样本进行进一步的细致研究,他说:“CT扫描设备让我们可以抓住这小虫子身上的任何细小细节。我们还可以自由地旋转图像来查看原本因为视线被遮挡而看不到的部分。事实上,可以说我们可以对这一琥珀进行解剖,而不会对其样本造成任何的损坏。这项技术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研究化石的方式,而这样做得到的成果也同样令人兴奋。”(晨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