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智商测试并不完美,但可以很有用。如果一个在学校成绩很差的男孩,智商测试成绩却的确很好,那么就很有必要调查一下他在学校是不是受欺负了,或是家里出了什么问题。智商测试还可以用来大致预测谁在大学阶段能够学业有成,当然动机和自我控制等因素的重要程度至少也并不亚于智商。

  一段时间以来,在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里,人们的智商水平普遍大幅度提高(我在1984年的一项研究中首次提及了这个现象,如今此现象被称作“弗林效应”(Flynn Effect))。从二十世纪初至今,无论是采用斯坦福-比内智力量表(Stanford-Binet Intelligence Scales)、还是韦克斯勒智力量表(We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s)测算,美国人的智商都是平均每十年提高三分。这些测试方法自二十世纪初以来就已经存在,只不过是随着时间的迁移而内容有所更新。另一个测试方法、瑞文氏标准推理测试(Raven‘s Progressive Matrices)诞生于1938年,不过接受此测试的人中最早有1872年出生的。这个测试的结果显示美国人每十年时间里智商会提高五分。

  1910年,按照今天的标准评分,我们先辈们的平均智商是70分(如果以瑞文氏测试测算则是50分)。对比而言,如今我们的平均智商水平在130分到150分之间,具体分值取决于所采用的测试标准。我们都是天才?亦或只是祖先们有些愚钝?

  这样的差异让人们不禁对智商测试产生了怀疑。如果从测试结果得出一个如此荒谬的结论,我们怎么还能大言不惭地说这些测试是有效的呢?显然,我们的祖先并不比我们笨。他们和我们一样,拥有同样的实用智力和能力,足以应对自己生活中的每一天。我们与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更为基本的层面:智商分数的提高显示出,现代世界──尤其是教育──是如何改变人类自身的思维方式并让我们与先辈变得如此不同的。他们所生活的世界要比我们简单得多,大多数情况下,到六年级之后,正式的学校教育就结束了。

  瑞文氏测试使用图形来传递逻辑关系。韦克斯勒测试包括10个小的部分,其中一些大体相同,而另外一些所测量的特性是聪明人有可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掌握的,比如说词汇量的大小和给物品分类的能力。

  现代人之所以能够在这些测试中有良好表现,是因为我们是独特的新人类。我们是我们这个物种中最早一批生活在一个由类别、假定前提、非语言标志以及描绘出另一个现实世界的视觉形象所主导世界之中的人。我们进化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是为了能够应付这个对我们的祖辈而言可能是完全陌生的世界。

  一个世纪前,人们大多会通过开动脑筋操控具体的世界来获取利于自己的条件。他们戴着一副我称之为“实用眼镜”的东西在看世界。而今,我们的大脑更倾向于对抽象符号进行逻辑分析──我将这种看问题的方式称作戴着“科学眼镜”。如今我们更多会对事物进行分类,而不是执着于它们的不同。我们重视各种假设,而且能够轻易辨别出符号所代表的抽象关系。

  通过伟大的心理学家亚历山大 鲁利亚(Alexander Luria)与前苏联农村一些居民在20世纪20年代的几次访谈,我们可以窥得过去人们思维方式之端倪。生活在上世纪20年代的苏联农民同上世纪10年代的美国人一样,所接受正式教育极少。

  鲁利亚:鱼和乌鸦有什么共同点?

  答:鱼生活在水中,乌鸦会飞。

  鲁利亚:你可以找出一个词用在这两者身上吗?

  答:如果你把它们称作“牲畜”,那不对。鱼不是牲畜,乌鸦也不是。人可以吃鱼,但不能吃乌鸦。

  这位未受过近代科学熏陶的受访者,始终将视角放在事物的不同功用所带来的区别之上。我父亲生于1885年,如果你问他狗和兔子的共同点,他会说,“你可以用狗来找兔子。”而今天的一个学龄男孩会告诉你,“他们都是哺乳动物。”后面这个回答是智商测试中的正确答案。在今天,我们发现将世界分类作为理解这个世界的前提条件,是一件相当自然的事。

  下面是另外一个例子。

  鲁利亚:德国没有骆驼,B城市在德国,那么那里有没有骆驼呢?

  答:我不知道,我从没见过德国的村子。如果B是一个大城市的话,那就应该有骆驼。

  鲁利亚:但是如果德国所有地方都没有骆驼呢?

  答:如果B是个村子,那么那里大概没有地方容得下骆驼。

  这位不曾接受过近代科学教育的受访者没打算将有关骆驼存在与否这个假设前提视为同其他因素一样重要的内容。对于假设条件的抗拒不仅仅是不利于参与智商测试的一种思维状态。今天人们关于道德的讨论之所以能够比一个世纪之前更为成熟,就是因为我们会认真对待假设前提:我们能够想象出替代的场景,并转换角色从他人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

  下面举个虚构的例子(并非来自真实的智商测试)来说明我们的思维是如何进化的。以下由三个符号组成的一个序列之间存在某种关系,请你找出它们之间的关系,并按照这种关系从所列选项中选出正确答案来完成第二组序列:

  【枪】/【枪】/【子弹】 2.【弓】/【弓】/【空白】

  这道题目里传递关系的载体是显示出具体物体的图片。在1910年,一个智商中等的人可能会在答案中选择“箭”。

  【正方形】/【正方形】/【三角形】 2.【圆形】/【圆形】/【空白】

  在这道题中,关系是由形状、而非具体物体传递出来的。到1960年,许多人可能会选择半圆做答案。就像正方形可以分成两个三角形一样,圆也可以分为两个半圆。

  */&/? 2. M/B/【空白】

  这道题目中的关系很简单,即那是一些属于同一类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共同点的符号。这种“关系”超越了符号本身所代表的意义。到2010年,很多人可能会选出“除了M和B以外的任何字母”这个选项作为正确答案。

  这一进展显示出,人们应对正式教育方面的能力──不仅是学习代数,还包括学习各种人文科学的能力──日渐增强。想想看在1910年和1990年,学校给14岁的学生分别会出什么样的考题吧。早先的考试全是一些有社会价值的信息:比如美国45个州的首府各是哪里?后来的考题都是关于关系的:比如为什么一些州的首府不是该州最大的城市?因为在以农业为主的各州,州议会不喜欢大城市,因而会选择奥尔巴尼而不是纽约市,或是哈里斯堡而不是费城,诸如此类。

  我们的生活与1910年前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截然不同。那时候美国人一般上学时间不超过六年,之后就会去工厂、商店或是农场从事长时间的劳作。他们所看到唯一的人为形象是图画或是照片。除了基本的算术外,非语言的标志仅限于音符(对上层社会人士而言)和扑克牌。他们的思维专注于所有权、有用的、有益的和有害的东西。

  中学教育的普及为书籍、舞台剧和艺术带来了大批受众。自1950年以来,智商测试中的词汇量和信息部分的分数大幅度提高,至少对成年人而言是如此。单词量的增加意味着更多的概念被表达出来。信息量的增长意味着事物之间的更多联系被发掘出来。对假设情景予以更好的分析,则意味着更多的创新。随着现代思维的发展,人类不仅作为技术人员和科学研究者取得了更卓越的成就,而且在管理领域也有更好的表现。

  能够理解抽象概念的人越来越多,可接触到的喜欢琢磨新点子、改善休闲生活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些发展都对我们的社会产生了积极影响。而这些变化,是在人类大脑并没有经历基因方面或是生理方面改善的前提下发生的。我们的头脑智力实现了进化,而这一足以支撑人类进步的发展,是通过更广泛接触这个世界中所存在的各种可能性而实现的。

  (本文作者弗林著有《我们变聪明了?二十一世纪智商之提高》(Are We Getting Smarter? Rising IQ in the 21st Century)一书,由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