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草药向化学药物的转变曾是现代医疗保健的重要变更之一。千百年来,医生们已经知道柳树皮和罂粟花汁可以缓解疼痛。但是,直到19世纪晚期,当菲利克斯.霍夫曼人工合成了它们的活性成分版本:乙酰水杨酸和二乙酰吗啡(或者是更为熟知的名字:阿司匹林和海洛因)时,正统的医药科学才开始出现。

  如今,一些相似的事情可能正在发生。过去几年的经验告诉我们与肠道内寄生的100兆个细菌保持良好的关系是人类健康基本需求。但是这种关系破裂了,有害细菌便会侵入而且之前的有益菌还会变成有害菌。当不好的情况发生的时,服用一些有益菌可以产生效果。口服药物即可完成,例如服用像酸奶这样的食物,或者(那些性情敏感的人们可以不用看这条了)通过肛门植入健康人群的粪便。然而,一些医生认为这些方法的效果与柳树皮和罂粟花素的汤药大体相当。他们将会从一个更为科学的立足点来看待整个思想,并且有两个团队已经开始发表将此构想付诸实践的论文。

  来自与剑桥毗邻的韦尔科姆基金会桑格研究所(Wellcome Trust Sanger Institute)的特雷弗.劳利(Trevor Lawley)和他的同事们希望在应对一种叫做艰难梭状芽胞杆菌(Clostridium difficile)的细菌时能够用其他方式来替代粪便植入法。由于抗生素的副作用会杀死大量肠道细菌从而使艰难梭状芽胞杆菌(C. difficile)在肠道内蔓延,所以对于那些在医院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患者来说,粪便移植疗法简直就是灾难。粪便移植确实有效,但是劳利博士想要了解这种方法见效的原因以及是否有可能存在一种更适合的治疗方法。

  他发现,至少在老鼠身上存在这种方法。他培养了一些健康老鼠粪便中的细菌并尝试了将这些细菌的各种组合投入到感染了艰难梭状芽胞杆菌(C. difficile)的动物体内。正如他在《科学公共图书馆》杂志发表的报告所提到的,其中一种包含了6种细菌(有3种还不为科学所知)的组合体拥有非常完美的效果,如同植入了单一化粪便。而且,问题不仅仅是这些细菌就是受感染动物肠道内所缺失的主要细菌这么简单。这种鸡尾酒疗法同时还促进了其他正在被艰难梭状芽胞杆菌(C. difficile)消灭的细菌的生长。如果类似的方法可以在人类身上见效,那么医院里感染艰难梭状芽胞杆菌(C. difficile)的灾难将不复存在,在美国一地,艰难梭状芽胞杆菌(C. difficile)感染每年就要夺去14000人的性命。

  弹性响应

  劳利博士的疗法使用的仍然是自然细菌。而来自法国国家健康医疗研究所的娜塔莉. 威格诺(Nathalie Vergnolle)希望能更近一步。她和其团队在《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上描述了针对肠道炎症疾病的假定疗法,这种疗法使用的是经过基因工程处理过的细菌。

  证据显示用乳酸链球菌和干酪乳酸菌这样的细菌来治疗肠道炎症(肠道炎症会导致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可以帮助缓解相应的症状。这些细菌存在于像酸奶这样的乳制品中,这便是“喝酸奶有助于肠道”这种说法的理论基础。但是,威格诺博士认为通过微调,它们可以具备更好的疗效。

  弹性蛋白酶的活动是炎症的一个诱因。如其名,这种酶可以降解使肠道壁具有弹性的蛋白质。而炎症会减少另一种蛋白质---内生多肽的数量,这种内生多胎可以抑制弹性蛋白酶的活动。因此,威格诺博士让乳酸链球菌和干酪乳酸菌携带上带有内生多肽编码的基因并投放到肠道发炎的小鼠体内。

  结果大获成果。她的小鼠的肠道或多或少呈现出正常的迹象,并且化学分析显示小鼠体内与炎症有关的细胞激素蛋白质的水平也已恢复正常。

  不管是以上哪种技术其是否适用于人类都有待观察(尽管威格诺博士曾将结肠炎患者肠道内的细胞与其所研究的细菌进行混合,并发现这些细胞恢复正常的方式与小鼠肠道恢复正常的方式相同)。如果这些细菌确实有疗效,那么它们将为用细菌疗法治愈其他与肠道细菌相关的诸如肥胖症,糖尿病甚至还有可能是自闭症等疾病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从而,一个细菌药物的新纪元即将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