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b

        近日,三联书店推出新书《车记》,该书由新华社资深记者李安定撰写,讲述了近三十年来的中国“轿车史”。该书以时间为序,从“1982 年那个阴云漫天的下午”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成立说起,直到2011 年北京限车“摇号”,中国轿车发展30 年的跨越尽收眼底,一部中国百姓走近轿车文明的历史跃然纸上。
        作者李安定1978年就进入新华社,其记者职业生涯的起点,正好与中国轿车创业的起点重合。作为新华社采访宏观经济的一线记者,30年来,李安定得以走近中国汽车业的决策层和骨干企业,亲历了中国轿车发展的诸多节点和全过程,堪称“中国第一汽车记者”。
        本书采取编年史和一章一个主题的结构,以大量第一手资料,以事件、企业、人物的故事为载体,独立观察、如实记录着中国轿车30年的发展历程。该书是国内第一部中国轿车史,但绝不是一部简单的产业发展史,作者对30年来围绕着轿车行业的许多似是而非的观点和被曲解的史实,以棱角分明的真实记录和理性的诠释予以梳理、辨析。更为可贵的是,作者对汽车的理解,远远超越了一个产品、一个产业的范畴。书中对轿车所承载的社会、艺术、科技、城市化、新能源、社会公平、可持续发展等话题不乏另类的表述,而对汽车社会化、汽车文明对中国社会生活诸领域带来的深刻变革更有着清晰而独到的叙述,这些叙述最终都指向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问题——在中国,轿车是什么?

“私家版”轿车史——直言30年纠结

        30年前,如果告诉一个中国人,你的孩子们将获得享受轿车文明的权利;中国会成为全球第一的汽车产销大国;似乎百分之百地会被认为是痴人说梦。30年,真不算长,蓦然回首,却恍若隔世。
        一切变化得太快了,来不及沉淀,来不及反思,泥沙俱下,黑白混淆。需要有人从头至今作一个梳理。
                                                       ——《车记》
        在中国这30 年经济发展天翻地覆的变化中,没有哪个行业像轿车业这样,30 年走完了其他国家100 年的路。1981 年,中国千人轿车保有量在全球130 个国家中叨陪末座;全国轿车年产量不过5000 辆。30 年之后的2010 年,中国汽车产销1800 万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头号汽车生产大国。《车记》全书十三章,记述了从1982年邓小平拍板合资生产轿车;轿车工业获“准生证”的决策;“私家车”权力突破的艰难;自主品牌从被打压到“香饽饽”;加入WTO前后产业的担忧和火爆;中外汽车业的兼并与创新;对电动车大跃进的冷静思考;直到2011年的北京轿车限购……这些事件串联起中国走进轿车时代的历史,脉络血肉丰满。
        作者李安定的记者生涯的起点,正好和中国轿车创业的起点重合。一开始,他就得以走近中国汽车业的决策层和骨干企业,亲历了30 年中国轿车发展的诸多节点和全过程,了解到许多外人难以获悉的真相。但是,在这部历时五年写成的中国轿车历史中,李安定所倾注的不仅仅是作为一个“亲历者”的真情实感,更多的是一位记者在记录历史时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冷静与理性。
        在李安定看来,当年决策和主管部门的高瞻远瞩成全了轿车产业从无到有高速发展;同时,这些部门的相互掣肘和屡屡失误,也带来一次次折腾和曲折——纠结,始终贯穿中国轿车业30 年起落的全过程:“……是闭关锁国,自力更生;还是抓住国际形势的转折机遇,以开放促发展?在合资企业中,是七斗八斗,同床异梦;还是合作共赢,生成本土技术和开发能力?是高筑国企的围墙,扼杀草根对手;还是放开“准入”门槛,给自主品牌生存与竞争的权利……历史,总是裹挟着大量泥沙滚滚向前。”而本书正是试图通过编年史的体例和一章一个主题的结构,记述不同时期这些纠结的载体——事件、企业、人物——的故事。正如作者自己所说,这是一部“私家版”的轿车史,没有未来官方史写作者所面临的必要的平衡和羁绊。30年来围绕着轿车行业的许多似是而非的观点和被曲解的史实,在作者棱角分明的真实记录和理性的诠释下,被逐一以梳理、辨析,显露出历史的本来面目。

轿车是什么——对汽车社会的深刻反思

        轿车是什么?在中国,轿车是政治、是技术、是经济、是权利、是财富、是文化、是情人、是成百倍提升出行距离的“飞毛腿”、是社会财富滚滚而来的流水线、是全球化的经典产物、是民粹主义的精神寄托、是污染和拥堵的罪魁祸首、是引领全球新能源的希望、是自主品牌自主创新的体现、是贫富不均官民对立的标志物。
                                                             ——《车记》

        中国私家车的激增,一方面是经济规律使然,经济总量到了轿车大规模进入家庭的时段;一方面是半个世纪中国老百姓无权拥有汽车的桎梏“溃坝”后,形成排浪化需求的冲击。获得了拥有私家车的权利,中国人在10 年中,试图复制外国人用100 年完成的汽车社会成熟的过程。这一发展是进步的,艰难的,不可逆转的。但是,走向汽车社会的过程也是一把双刃剑。2011 年汽车产销量同时成为世界第一,是年,中国也是全球第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第一大能源使用国,也是地球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交通拥堵、环境污染,诸多看似由轿车带来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于是,当年曾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的轿车,如今却似乎又成为了最“时髦”的批判对象。
        在面对这些问题和困惑,作者提出了一个看似简单却难以回答的问题——在中国,轿车是什么?
        至今,许多中国人还把汽车看作一个产品、一个产业,而没有意识到汽车对社会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汽车产品本身。汽车是一个具有强烈外部性制约的产业。轿车带给人们的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汽车社会化的进程成百倍地扩大了人们的活动半径;改变了传统的时空概念;持续一个多世纪的全球城市化进程,就是汽车化的产物;汽车波及的产业面之宽,为新科技提供的应用平台之广,对人类文明影响之深,让其他任何产业都难以望其项背。
        中国人在享受着汽车带来的文明、经济和科技财富的同时,也承受着它带来的重重压力。轿车单兵突进,随之便发现相关支撑的缺失。中国老百姓用10年开了轿车,却无法复制欧美国家用了花了100年打造的成熟汽车社会。在书中,作者尖锐地提出:环境、交通、能源都成为了轿车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如何建立一种和当代汽车先进生产力相匹配的文化,如何在一种理性、开放、包容、谦逊、自信的心态下,建立起一个权利平等的社会,一个全体公民高素质的社会,一个法制下的秩序社会——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汽车文明才能健康发展。

汽车“史”家的执著

        “人们对汽车的爱恋绝不会死亡,我们或许只是忘了如何表达这种爱恋。”
        三十年来,站在一个独特的位置上,全程目睹中国百姓冲破藩篱获得享有轿车文明的权利,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幸运。中国入世,打开了一扇不能随意关闭的大门,但愿下一个“甲子”,借助内外竞争压力,借助规范的游戏规则,中国汽车业的发展思路和发展模式能发生更积极的变化。建立一种和当代汽车先进生产力相匹配的文化,有一种理性、开放、包容、谦逊、自信的心态,勇做世界变革大潮中的“弄潮儿”。
                                                              ——《车记》

        与其他关注汽车的媒体人不同,李安定在新华社长期从事宏观经济报道,后来担任过国内部经济新闻采访室主任。这个位置几乎就是新华社的首席财经记者,基于采访领导人和重要会议的经历,旁观宏观决策实施的过程,一个优秀的记者势必建立起从经济宏观全局考虑问题的大视角。从这种眼界出发,李安定选择了汽车业作为长期深入关注研究的“自留地”。在他看来,汽车产业是一个“中观经济”概念,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波及效益巨大,但是它的外延和内涵,都能在一个可控的范围里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它既是中国所有传统产业中变化最为翻天覆地的,又是遭受质疑最多的。李安定说,汽车是最“男人”的,又是最“柔情”的。于是他迷上了汽车,一恋30 年。
正如本书序言作者杨浪所说,李安定是当代中国记者中标杆式的人物。他对中国轿车业的观察,既有从经济宏观全局考虑的大视野,也有对细部问题的深入探究。他性格特立独行,不唯上不盲从,不仅是位优秀的记者,还具备了汽车“史”家的素质。当年李安定与许多部长和企业家都是朋友,许多重要战略研讨,他不但是报道者,而且往往作为专家出席,外人难以获悉的真相尽在他的记忆中。从80年代开始,不少跨国公司和国外媒体,就一直收集他的论述,作为研判和预测中国汽车业走向的参照。在书中,我们看到,李安定的许多观点曾是决策层的重要参考,他的意见常常会直接影响某些品牌和车型的创立或引进,这在中国记者圈里十分罕见。
        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历程中,作为新华社记者的李安定,不仅是持续的关注者、记录者,更是亲历者、参与者。尤其在“汽车进入家庭”这个理念的提出和深化上,李安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有人说他就是那个打开中国轿车进入家庭“潘多拉盒子”的人。他对汽车设计和技术的熟知与评介;对中国老百姓拥有轿车文明权利的仗义执言;对汽车产业发展排除泛政治化、泛民粹主义的误读;一直站在舆论的最前沿,在业内赢得广泛尊重。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车记》解读轿车中国30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