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论语》这部中国文化的经典,给人的印象是结构散乱、缺乏逻辑,翻阅数遍往往不得要领。但几千年来,没有人敢妄加编删改动,只是注释,以阐释其中的“微言大义”。最近,学者钱宁却大胆颠覆了论语的编排体例,抓住孔子学说的核心“仁”,以其为逻辑起点,将散乱的儒家箴言放进了一个崭新的逻辑框架中。重构后的《论语》清晰呈现出孔子的思想脉络,成为无需繁琐注释、人人都能读懂的经典。近日,《新论语》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教授称其:“不加一字,不减一字,编而不作,《论语》一新。”

hj


                  
        钱宁:为什么要重编《论语》
       《论语》的章节次序散乱,编排没有章法,一章之内,语句更是随意置放。许多“子曰”常常令人感到不知所云,这是大部分人初读《论语》时的感受。在西方,《论语》这部象征东方文明的经典也很少能得到好评和赞扬。德国两位伟大的哲学家康德和黑格尔颇具代表性。康德首先就不认为孔子是哲学家,将《论语》看成“不过是给皇帝制定的道德伦理教条”;黑格尔对孔子的评价也同样不高,认为他只是“一位实际的世间智者”,其学说是一种“道德哲学”,“没有一点思辨的东西,只有一些善良的、老练的、道德的教训”。
        在钱宁看来,《论语》未经孔子亲自审订,只是孔门众多弟子不同时期“课堂笔记”的集合,并非一部成熟之作。孔子给弟子讲学,特点是“述而不作”,也就是只说不著。他授课时所讲的一切,以及平时与弟子们的问答,都被弟子们认真仔细地记录了下来。孔门后人就将各个时期的弟子在不同场合记下的孔子之言,合编成了《论语》。这“合编”显然缺乏深思,让一部《论语》有些杂乱:其中,有早期弟子的载录,也有后期弟子的记闻,除了孔子之语,还有曾子、有子等人的语录;在“子张篇”中,更是记录了子张、子夏、子游等后辈弟子之言。另有一些文句在不同章节重复出现,像“巧言令色”句,像“博学于文”句,更是其书未经细心编辑的明证。这些原因,让“我们现在读到的《论语》,如同一团乱麻,头绪很难理清。”“《论语》需要一次解构,一次系统的分拆,然后重构,并在其中展现文本原有的意义、内涵和逻辑。”
        钱宁大学时重温《论语》,最深的印象是,《论语》中几乎都是充满生命力的名言,被人们在生活中大量运用。十年前,钱宁开始认真阅读《论语》,他写了一部以孔子生平事迹为题材的历史小说《圣人》,后参与拍摄了由此改编的电视剧《孔子》。“《论语》读多了,章句越来越熟了,但整体的印象仍是‘杂乱无章’。不过,正是在这反复阅读过程中,突然有了‘重编’的想法。”钱宁说。

gt

   
       重构经典:清晰呈现孔子思想脉络
        钱宁打破《论语》原有20篇的体例,以孔子学说的核心“仁”为线索重构全书。在没有增删一字一句的情况下,对原文进行了系统性的分拆和重构。把散乱的章句变为有主题、有论证、有展开、有层次、有案例的文本,让孔子思想的逻辑性在新文本中直接显现,成为一本人人都能读懂的经典。
      《新论语》分为内编与外编两部分,内编收录了所有“子曰”之语,弟子之言和其他辑录一律被放在外编,这样做是保证了孔子言论的准确性与纯粹性。内编又细化为核心篇、路径篇、实践篇、例证篇和哲思篇。以“仁”为核心,将“孝”、“悌”、“信”视为其呈现形态,“礼”为其外化形式,学习和修身是求取的途径,治国和处世是实践的方式,例证再现“授课现场”,展现孔子学说中最高深的部分。外编则分为3篇,评价篇、记忆篇与阐释篇,从孔子的学生及同时代人对他的议论中丰富孔子的形象,进一步阐释他的思想。
        钱宁认为,以“仁”为核心,重新确立《新论语》的整体结构时,《论语》中的许多“只言片语”就被赋予了新的“结构性意义”。比如,孔子讲“学习”,并非简单地指学习知识,而是将学习看成领悟“仁”的途径;孔子谈诗论乐、抨击时政、评论古今人物,则如同今天的“案例教学”,旨在向弟子们解释和阐发“仁”的内涵,以及在具体事例中如何评判“仁”与“不仁”。钱宁相信孔子的思想具有内在的逻辑,他希望能够通过《新论语》让更多的人认识和理解孔子思想的深度和高度。
在重编《论语》的过程中,每句话放在哪里?如何置放?以及言论的前后关系,都要经过仔细思考、反复斟酌,钱宁认为这是编撰该书最大的难点。他也坦承遇到过很多困难,有的句子难以归类,有的句子语意难定,有的句子充满争议,但就整体而言还是比较顺利的,最后几乎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

       学界肯定:革命性的重编
        在学界,刚刚出版的《新论语》得到了肯定的声音。一些看过《新论语》的学者、专家,都给予了积极评价。孔子第75代孙、孔子研究院原副院长孔祥林先生的评论具有一定代表性:“有感于《论语》的编辑散乱、翻阅数遍往往不得要领,钱宁打破《论语》原有章节顺序,以‘仁’为核心,提纲挈领,重新编次,使初读者也能了解孔子思想精华。此创举为普及传统优秀思想文化,独辟新径,将嘉惠众多读者。”孔子基金会理事长梁国典称:“《新论语》对孔子思想的广为传播具有重要意义。”孔子基金会的副秘书长王大千概括钱宁“重构《论语》的意义”在于:“以内在的逻辑性,系统而缜密地再现了孔子的思想,充分体现出孔子所说的‘吾道一以贯之’”。
        虽然目前市场上《论语》解读类的书籍铺天盖地,但钱宁自信《新论语》既不同于古人的文字整理、章句注释、义理阐发,也不同于今人的读书感悟、心得分享、理论研究,它是两千多年来对《论语》的一次革命性“重编”,摆在读者面前的将是一部新经典。当然,这样一部“改动”经典的作品很容易引起争议,但钱宁坚信《新论语》有它出世的价值,他说:“两千多年来,每一代人对《论语》都做出了自己的解读,我希望,《新论语》可以视为我们这代人对《论语》做出自己解读的一种努力。”

责任编辑:苗苗

热词:

  • 三联书店出版社
  • 推出
  • 新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