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编号 11

  用真情和责任书写民族大爱

——记大连理工大学民族预科班顾问邵春亮

  他是600位少数民族学生的“老爹”,他把慈父般的关爱倾洒在孩子们身上,让远在他乡的少数民族学生感受到“家”的温暖。

  邵春亮同志出生于1935年,汉族,中共党员,1960年自大连工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工作,现为大连理工大学民族预科班顾问、电信学院教授。

  邵春亮同志自1986年起,担任大连理工大学民族预科班班主任,至今已经有26年。1995年,年届六旬的邵春亮本来已到退休年龄,但由于他出色的专业课教学水平,以及在做民族学生工作方面的丰富经验和突出成绩,被学校返聘为礼聘教授,继续从事专业课教学并担任民族预科班班主任工作。至今,他以77岁高龄,仍然继续坚持在教书育人工作第一线。

  邵春亮同志的主要事迹,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视生如子、关怀备至的慈父般爱心。

  邵春亮同志说:“教育就是爱,爱是教育的出发点,也是归宿。特别是对这些民族娃娃,更要有爱心、有耐心。”他视这些民族学生为己出,把慈父般的关爱,毫无保留地倾洒在学生身上,从学习到生活,从思想到日常行为规范,都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呵护,使一个个远离父母、远离家乡的民族学生,在大学校园同样享受到了亲情般温暖,他也因此赢得了学生们的“老爹”、“老爷爷”的真情回报。

  一个8月的酷暑天,蒙古族学生王某踢足球,左臂摔成粉碎性骨折,住进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邵老师整整陪护了十天。医院大门守得严,早上六点前才进得去。邵老师每天早早起来,煮了鸡蛋和嫩苞米,抢在六点前赶到医院,给学生洗脸、擦身、打饭,一直忙到大夫查房时,再赶紧往家里跑,照顾他自己86岁的老母亲吃早饭。同室的病友羡慕极了:“你老爹真好!”“哪里!那是我的老师!”病友们惊愕了,不是骨肉亲情,怎能照顾得如此周到?

  父母离异的蒙古族学生胡某,一上大学便断了经济来源。即使有助学金也只能勉强维持。于是,邵老师家就成了他的“家”。假期返校,邵老师辗转在新疆给他找了个押瓜车的工作,有住的,有挣的,有吃的,省路费。回到学校,他给老师抱来一个比枕头还大的新疆西瓜:“老师,我挑的,一路枕过来的……”瓜切开,却酸了。邵老师紧紧握住胡云峰的手,流着泪说:“这瓜有你的体温,酸了也是甜的……”

  邵老师独闯果子沟的一段经历,还是为了学生。每逢寒假要结束的时候,总有一部分新疆学生打电话向他请假,说因为大雪封山无法及时赶回学校上课。为什么“封山”就不能按期返校?这成了他放不下的心事,决定亲自走一趟看个究竟。2004年8月份,69岁的邵老师自费只身来到新疆伊犁,从北疆往西南,坐车在公路上行驶了3天,行程4000余公里。被学生称为封山的路段,就是两山夹一谷,峭壁嶙峋,蜿蜒数公里的果子沟,是伊犁通往乌鲁木齐的必经之路,如此地形地貌,赶上大雪纷飞,公路交通中断,学生自是出不来。他理解了那些孩子求学的不易,也更清楚了那些千里之外的父母把孩子交给学校的牵挂。

  胸怀大局、牢记职责的强烈责任心。

  邵春亮虽然是一名大学普通教师,却胸怀祖国,心系边疆,把自己的工作同民族的团结进步、祖国的繁荣富强、边疆的和谐发展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时刻牵挂在心上,落实在教书育人的实际行动中。邵春亮常说:“少数民族地区是祖国的重要一部分,建设好这些地区,关键还得靠少数民族。把这些娃娃培养教育好,将来他们回到民族地区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正是以这种高度的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全身心地投入到他所钟爱的教书育人事业,邵春亮把一届届民族预科班学生,培养成为了一个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在大连理工大学,一届届民族班是个叫得响的品牌。邵老师有自己独特的带班诀窍:“尊重+爱护+研究”。怕因为民族习惯、生活习惯、饮食习惯不同,不经意间给学生带来伤害,每次接班前,他都要反复熟悉每位同学的资料,从名字、民族、家庭、经济来源、毕业中学、习惯爱好,到照片上的长相特征。第一次与同学见面,邵老师几乎就能准确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让学生们大为惊讶。

  邵老师常说:“如果你去西部那片热土走一趟,亲自感受一下那里人们对发展繁荣的渴望,你就没有理由不关心爱护来这里求学的孩子们。父母大老远地把孩子托付给我们,我怎么也得让他们放心啊。将来学生的成才,就是对咱们这些当老师的最大回报。”没有慷慨激昂的表白,平实而朴素的话透着使命与责任。

  扎根教学一线、刻苦钻研业务的高度事业心。

  邵春亮虽然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些民族学生身上,但他的专业教学水平也和他的班主任工作一样出色。为了弥补担任班主任工作占用的时间,他经常挤占业余时间,利用假期、休息日备课、编写教材、撰写论文等,不断提高业务水平。他主讲的专业课《电路原理》,课程教材和辅导材料是他亲自编写的,是学校的名牌课程,深受同学们欢迎。每次上邵老师的课,130人的大课堂,学生们都会早早去教室占座,全神贯注地听讲,少有迟到早退,更没有人逃课。邵老师每次讲课也特别卖力气,一堂课下来,常常汗流浃背。同学们评价说:邵老师是一个受人尊敬、招人喜欢的好老师。上邵老师的课,就一个字:“爽”!

  执着坚守、甘于奉献的恒心。

  邵春亮同志坚持二十多年如一日,始终坚守在民族预科班班主任和专业课教学工作第一线,特别是在退休之后,仍然没有离开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没有离开自己心爱的学生。他不辞辛劳,不厌其烦,执着坚守,甘于奉献,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苦,经得住诱惑,难能可贵,令人钦佩。

  1986年的金秋之时,邵春亮老师与电子系新疆少数民族班的38名学生结缘,也从此开启了一名有着30年党龄,对民族团结大义有着深刻理解的人民教师爱的闸门。

  来自维吾尔、哈萨克、锡伯、蒙古、俄罗斯等7个民族的新疆娃,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陌生。孩子们所习惯新疆作息时间,与大连差两个小时。晚上不想睡,早晨起不来,高兴起来手舞足蹈,大跳迪斯科。学生们性格率真,但也执拗,让很多老师为他们操心。

  邵老师带民族班,就从立“规矩”开始。课堂上,邵老师宣布约法“若干”章:不准迟到早退、不准旷课、不准酗酒、不准打架……必须有时间观念、纪律观念、价值观念……早晨,他从南山的家里跑到北山宿舍叫醒学生出操;晚上再陪他们到熄灯直到听到鼾声才悄悄离开。夜阑人静,邵老师跑下山坡,穿过公路,等回到教师住宅区,两米多高的大铁门已经上了锁,他不得不翻门而入。整整五年,上千个日日夜夜,上千个两公里的往返。一次,他从铁门上重重地摔了下来。“老师,您别再来了,我们听话。”学生们懂得心疼,年过半百的老师却坦然一笑,一如既往。

  民族班有专用教室,邵老师将在办公室、课题组的工作任务,如备课、批改作业、写文章、阅文献都挪到教室里做。他事先与任课教师打好招呼,悄然坐在最后面,一直守候在“现场”,对学生上课、自习、写作业、学习态度、学习情绪、学习纪律,了如指掌。天气骤变时,有的学生最容易借口不来上课。不管刮风下雪或大雨倾盆,邵老师一定要到寝室查看,保证上课时一个都不能少。

  不管当初入学多么不懂规矩的“调皮蛋儿”,个性多么桀骜不驯的学生,都在与邵老师这日复一日零距离的融合中,心甘情愿地改掉了不良习惯,学会了自律。寝室里、食堂就餐的饭桌、上课间休的教室,是师生沟通谈论最热烈的地方,学习、生活、人生、交友、恋爱婚姻,话题广泛,无所不包,老师引导点拨,学生向老师敞开心扉,那是双方心的贴近,思想的默契。

  邵春亮同志的辛勤耕耘,赢得了学生和家长们的高度赞誉,也得到党和政府的充分肯定。大连理工大学连续三次被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荣誉称号,邵春亮本人也多次荣获“辽宁省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大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等称号。

  如今的邵春亮老师,可谓桃李满天下。仅以民族预科班为例,这二十多年来,经他亲手带出的少数民族学生就有600多名,涉及30多个民族,他们正在为祖国边疆民族地区的繁荣发展贡献着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责任编辑:王彤

热词:

  • 2012
  • 全国
  • 教书
  • 育人
  • 楷模
  • 候选人
  • 邵春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