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在青海省湟中县汉东乡下麻尔村小学里,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从教室传出。一位身材并不高大的老师用残疾的双臂夹着语文课本带领学生朗读课文,在他身后的黑板上,“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14个大字遒劲有力。
 
  1959年1月,青海同全国一样,正值自然灾害期间,饥饿每天笼罩着山乡的大人和孩子。
 
  在那个人们连树皮草根都快吃不到的年代,在著名塔尔寺附近偏远贫穷的回族小山村,似乎多余的马复兴出生了。他的父母,老实巴交的回族人家,饿得忽略了难养儿的生日……
 
  虽说是新社会,而他的出生却伴随着人生最无奈、最苦难的阴影。他84岁的老父亲马德林依然健在,提起他苦难的次子,今天还免不了浊泪滚落。
 
  在次子出生还不到4个月的一天,父亲到生产队的地里干活,母亲马华英到生产队集体食堂做饭。做父母的像往常一样,将四个孩子留在家中,大小搭配互相照看,谁料想一场大祸,竟殃及到他们的四月婴儿马复兴身上!
 
  原来,为了往饥肠辘辘的肚子里填点东西,马复兴的两个姐姐计划到野外挖蕨麻,临走告诉只有三岁半的大弟弟,要他照顾好火炕上的小弟弟,回来烧蕨麻吃。
 
  饥饿难耐的哥哥似乎忘了小弟弟,早早地就掀开炕板,等姐姐们回来在炕洞的火堆里烧蕨麻吃。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姐姐们回来,他就跑到大门口去等。就在这个时候,幼小无知的马复兴,一个还不会说话却笑得“嘎嘎”响的小宝贝,浑然不觉滚进了板炕里的火堆上——
 
  等哥哥姐姐们回来的时候,尚未起名的小复兴早已哭不出声音了。等姐姐们将他从火堆里拉上来的时候,他的两只小手已经烧成焦炭,双臂都快烧到胳膊肘的位置了,胳膊的骨头上还沾着着“吱吱”火星……
 
  兴许,人生灾难来得太早,昏死的他无泪无忆。48岁的马复兴当着记者的面,竟然“轻松”地回忆说:“我们姐弟八个,我是男孩老二,命不该绝。要不是新社会,要不是天长眼,哪有我今天哪!两个姐姐说,我掉到火炕火堆里至少有半个小时,被煤、柴火连烧带烫,两只臂弯下露着骨头和筋脉,拉出火炕就已经不会哭了。要知道,姐姐们那年代,是去给集体挖野菜,挖了野菜还要送集体食堂,要不然,一家人都不给发饭吃……
 
  “天命,好像我生下来就该为他人牺牲自己似的。姐姐把爸妈从地里食堂叫回来,亲戚邻居都劝说他们,算了,这年景咱不该养他。当人们按照回族民俗,用白布包住我,准备埋掉我时,哥姐们突然发现我小腿蠕动了。母亲看我还有一口气,赶紧将奶头塞进我嘴里,给我喂奶,我也没有反应,两眼紧紧闭着。旁边有不少大人说,这个尕娃,活不了几天。谁知,把我扔家里一个多月后,我的伤口慢慢愈合了,身上好肉焦肉分离了,只有一根长长的筋连在断臂上来回晃动。还是一个伯伯,狠下心,闭着眼,硬把这根筋剪下来,我的胳臂弯才长好了。
 
  “等后来再大些,我明白人世时,看到大人小孩都奇怪地看我,我明白了我跟别人不一样。天不灭我,是我命苦,是我命大,打小就该躲着人,背着人,走自己的路——和常人不一样的路。
 
  “就是在家里,七个姐哥兄弟,名字中间都有一个‘福’,唯独我中间是个‘复’字,和他们不一样嘛。就这样,我因为家里穷,伤疤得不到治理,忍着,等着,拼着,盼着,不图有福,只图自己能有一天真正‘复兴’,做一个让人瞧得起的人!靠着这种信念,使我一直撑到今天。”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断臂书写大爱人生——无手教师马复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