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大家好:

  我是黄西,黄瓜的黄,西瓜的西,我今天讲演的主题叫做“不完美,怎么了”。首先声明这个主题不是和我相貌有关的,尽管我长相非常适合这个主题。

  我去美国的时候是学的生物化学,我当时做实验比较努力,而且读了很多文献,但是在有一次开小组讨论会的时候,我有个自己的想法,但我怕我表达的能力不太好,所以就没讲出来,我就把我的想法给坐我这边一个美国同学讲了一下,结果这个美国同学把手举起来,把我的想法讲出来了,他还被教授表扬了一顿。所以就不要太在乎自己英语的口音这方面的问题,只要有好的想法,一定要表达出来,不完美怎么了是一个态度,不应该是个目标。如果不完美是个目标的话,我早就功成名就了。但我们应该怎样面对不完美呢,我觉得从心态上来讲,幽默是面对人生不完美的最好的办法。不管你现在的状况多么困难,你总是有个选择,你是哭还是笑,你笑,这个世界就会和你一起笑。如果我们能用一种积极主动的态度

  来面对不完美的时候,我们有可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我在搞科研的时候,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星期的实验,那时候每天都要往二百到四百只非常小的青蛙卵里边注射DNA,然后每天晚上在床上躺着,一闭眼睛,看见的全都是青蛙卵,后来为了出于自娱自乐,我就在那校报上写了一篇文章,有很多人看了文章以后跟我讲,“祝贺你,你还挺有幽默感的。”这是我第一次发现美国人也能理解我的幽默感,然后过了两年以后我也开始自己去单口秀俱乐部表演。开始的时候有很多俱乐部老板对新手也特别粗暴,我记得我有一次给一个老板打电话,我说能不能给我演出机会,他马上跟我讲,“你过一个小时再打来”,他就把电话撂下了,然后我等过了一个小时以后又打,他接了电话就冲我喊,“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是块手表吗?!”在美国很多单口秀俱乐部老板要求如果你是个新手的话,你必须自带两名观众才能上台表演。我当时在波士顿是举目无亲,为了争取演出的机会,有时候我在外边冒着大雪就问过往的行人,我说你想不想看单口秀,如果他们说想看的话,我就说你能不能进去告诉那个老板,说你是来看我的。我就这么到处争取演出机会,表演了四五年,我当时也有很多的从中国一起来的同学,也不是很理解。有人说我是不务正业,还有人说你如果能够用英语把单口秀讲好的话,我把我自己脑袋砍下来。但我就那么又坚持了大概五、六年。到了2007年的时候,我那时候就是单口秀,做得特别不顺利,那年有好几个和我同时开始的美国同行已经上了电视。有一个在美国喜剧界资深的人士跟我讲,他说,“是,你的笑话现在已经写得很好,讲得也不错,但是美国人不会对一个移民的故事感兴趣”。他这个话给我打击特别大,因为我就意识到作为一个中国人,在美国做单口秀,不光要克服语言上和文化上的障碍,而且还要面临一个美国的主流社会能否接受中国文化的问题。再加上那个时候我的儿子刚出生,我当时就想放弃单口秀,然后把精力都集中在工作和科研上面,多赚点钱养家糊口,我真有那么半年、一年就没上台表演。

  2008年的时候,我们公司和哈佛大学有一个合作项目,我到了哈佛大学一看,已经有一些中国人成为哈佛大学的教授了,我那时候就有一个想法,我觉得科学界里边不缺我这么一个中国人,但喜剧界里边确实一个中国人都没有。其实我做得不是很完美,我就应该继续做下去,我觉得这么做还是有点意义的,因为我确实有个故事要讲。在美国很多移民的故事是通过第二代第三代移民来讲自己父亲和祖父的事情,很少有通过第一代移民来直接讲自己经历的,所以从那以后我就重返单口秀俱乐部,当时我就一心想把笑话讲好,根本不想成功和失败的事情。我当时脑海里边的一个榜样,就是我大学一个同学,这个同学特别喜欢高等数学,但他高等数学不及格,他补考过去以后还是一有空就写高等数学的题。我就特别佩服他这种精神,他不太在乎自己的能力或客观条件,只要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是有意义的事情,他一个劲要做下去。我那时候就是白天去实验室里边工作,然后晚上去酒吧里边讲,去俱乐部里边讲,去剧场里边讲,后来一路讲到美国深夜收视率最高的莱特曼秀。但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这些努力让我有了今天一个在大家面前自我吹嘘的机会。

  现在回头我想起来,我出生在吉林省,吉林省白山市人。那时候条件特别艰苦,而且我学习成绩也特别不好,一个班级里边四十多人,我就考四十三名,当时也是回家没法交代。我回家还跟我爸讲,“你看,爸,我比两个小朋友还聪明。”我爸每次去学校,老师就向我父母保证,他说你儿子肯定考不上大学。这真事,可我爸也相信了,然后他还在锅炉房里边给我找了个工作。但我爸在家里边,他从来没有重复老师跟他讲的话,他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一个劲讲你其实是很聪明的,你只是没有用功而已,如果你努力的话,你肯定会赶上去的。他讲的很多话即使到现在还是很影响我的,反正就这样我一点一点学习成绩就好起来了,后来还真考上吉林大学。上大学的时候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一个目标是要找到人生的意义,为了找到人生的意义,我当时读了很多的书,主要是哲学的书,而且做了很多思考,我就这样冥思苦想了大概一年半。我记得十八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就想,我今年才十八岁,我好像没有必要把人生的意义想得这么明白,后来我就把我的经历转移到我的第二个目标,我想成为一个完美的人。我当时理想里边一个完美的人就是一个健壮,成功,高尚,幸福的人,当时我幻想未来的我是一个在生活工作上有所成就,让所有的人都喜欢我,然后在一个鲜花盛开的地方,享受温暖阳光的人。我当时是班长,有时候为了组织活动,经常要忙到后半夜,但我后来逐渐发现我这个人能力比较有限。我理科好的时候文科成绩就不好,我课余活动多的时候,学习成绩不太好,而且不管我怎么做,我的体育都不太好。而且在为人处事方面和我自己理想中的那个成熟稳健的自我相比,我经常觉得我自己办事的时候计划不周密,到时候办事能力不是很强,经常是到了第二天才想起来前一天应该说什么或做什么。

  1994年我争取了一个到美国留学的机会,我到美国以后感觉周围很多的美国同学都显得非常的乐观开朗,他们脸上总是带着自信的微笑,仿佛是在说这个世界是我的。那时候我性格比较内向,不是很擅长表达,而且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我对周围的人和事不是很了解,更谈不上有自己的见解,当时确实有一种丧失自我的感觉,有这么一种被忽略的感觉。我记得当时有一天晚上坐在门外,我想我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再到另外一个文化环境里去适应,这太艰难了。但我后来逐渐发现我这些感觉不完全是由于文化差异引起的,有很多美国同学到了新的环境以后,他也要经过这样一个不适应,压抑,甚至是丧失自我的感觉。后来我每当遇到事情不顺利的时候,我总感觉我以前经历过类似的情况,但我想不起来我是怎么应付过去的,所以我就决心要写日记,这样的话将来我可以参考以前的经验。我以前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小学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写日记,而且每个月的月底还得把日记交上去,我经常是在快到要交日记前的一天两天把所有的日记都写完。今天我帮助一个老奶奶过街,尽管很累,但我心里很高兴,写完所有的日记以后还得和其他的小朋友统一口径,把当天的天气都写的一样,结果我们都被老师发现了。因为后来有三十多个学生都在帮这个老奶奶过街,而且在同一天里边,但这次我写日记就比较认真,我记了几个月的日记。过了一年以后,我翻开自己的日记看了一下,我当时就感觉比较压抑,因为我日记里边记起了很多我对过去的懊悔,对现在的不满和困惑,还有对将来的疑虑。我当时就在想,那时我已经三十出头了,但我自己不是一个非常成功幸福的人,我的人生不完美。但我后来又一想,不完美怎么了,没准人生就不应该是完美的,我到现在也没看见有一个完美的人,除了我太太以外。如果我等到自己成为一个我理想里边完美的人以后再享受生活的话,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快乐,其实追求完美是一个人的本能,但过分追求完美容易让你失去兴趣。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学过吉他,那时候老师花了很大的劲来纠正我拿吉他的姿势,后来我就一点一点丧失兴趣了。等我长大以后我才发现有很多一流的吉他手,他们拿吉他的姿势就是我小时候拿吉他那个错误的姿势。

  过分追求完美容易让你丧失自己的信心和勇气,我大学里边树立的两个目标,一个是找到人生的意义,但现在我意识到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每天,比如努力地去找到一个灵感,然后用这个灵感来激励自己。我的第二个目标就是做一个完美的人,现在我觉得我不是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而是我的目标不对。如果现在让我再制定人生目标的话,我可能会说我想要成为一个能够抓住今天,抓住现在,努力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人,我觉得如果等你把自己的房间装饰得非常漂亮以后再请客的话,你可能已经没有朋友了。如果等你功成名就赚了钱以后再找女朋友的话,能够和你同甘共苦的人可能已经结婚了,所以我就觉得大家长期的目标应该定高一点,但近期的目标应该定得低一点。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就是进步和变更得非常快,所以它对个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我们一定要成为自己的啦啦队,在自己有挫折的时候,在别人过分责怪你的时候,一定要记住,要对自己讲不完美怎么了,我今天就讲到这,谢谢大家,谢谢!
             

                   黄西         CCTV-1【开讲啦】演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