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各位年轻的朋友们:

  大家好!你有没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是你跟别人最不一样的日子,对于我来说,2008年的7月27日是我生命当中最特别的一个日子。彩排长绸搭在手上回头的一个动作,那是我这辈子最后的一个站立的舞蹈动作,然后意外就在下一秒发生。

  我是靠腿吃饭的,因为舞者就是这样一个职业。我们经常一提舞者,会想穿比较漂亮的裙子,然后立着足尖,那是芭蕾舞演员,实际我所从事的职业跟那个基本上是相似的。但是7月27号,我的腰椎的第十二个截断脊椎损伤以后,就别说立足尖了,我现在甚至一个脚趾都不能动,所以我就觉得那个时候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刘岩你不是能抬腿吗,你不是能跳舞吗,你不是有一个绰号叫刘一腿吗,现在我连一个扫街的阿姨都不如。因为她可以上街去扫地,她可以行走,但我不行。那段时间我就在反思,我说我不能跳舞了,我不能行走了,我能做什么?你们能猜出来吗?我为什么要学舞蹈,我跳舞是因为我妈妈给我的一个建议。我小时候有一个习惯,我不好好吃饭,然后奶奶就会追着跑,我妈就很头疼。因为这件事我学过跳高,跑步,游泳,反正我妈妈能想到的体育项目她都让我学了一个遍,但我就特别的不喜欢。唯独她给我选到舞蹈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梦想的时候,我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我对待舞蹈,风雨无阻。

  我小时候有一件事,我考到舞蹈学院之前,1993年我在内蒙古歌舞团的小星星艺术团学业余班,然后我妈妈有一天就跟我说,刘岩,今天咱们可(能)去不了舞蹈班了,我说怎么呢,她说晚上就是你上课那个时间七点钟要下雨,四点多就要下,天气预报说了。我一看不能去舞蹈班我就闷闷不乐了,我就在那个窗边,我不吃饭。我妈说你还是吃点吧,吃点吧,那个雨小点的话我就一定带着你去。我说真的吗,她说真的,然后我就把饭吃了。但是到了六点多还是巨大的雨,你走出去大概不到半分钟,你头发就湿漉漉的那种大雨。我妈妈是很疼我的,也是属于比较宠着我的那种母亲,她说六点半了,七点钟上课刘岩你还要去吗,然后我就不说话了。她说那你想去我们走吧,我就特别高兴,然后我妈就骑着自行车戴着雨披,我坐在那个后座上,虽然是夏天,我印象特别深,因为那个雨披没有那么长,整个小腿全部湿掉。然后到了学舞蹈的地方,进到练功厅,一个小朋友都没来,我就特别失望。妈妈很心疼我,她就出去了,大概过了不到十分钟,我的老师蓬头垢面穿着拖鞋就跑过来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跑到练功厅一楼的传达室打给我的老师,她接到我妈妈电话特别慌乱,她说这么大的雨,她说我以为没有小朋友来上课,所以我就没来,我妈说刘岩来了,然后那天她就给我一个人上了一堂舞蹈课。所以这是我27岁的时候受伤以后再回想,我那时候懂什么叫梦想吗,我那时候懂什么叫追求吗,我懂什么叫风雨无阻吗,我完全没有概念。可能人生当中就存在这种很多你不需要给自己答案的时候,但你已经在做了,那么后来我就考进了北京舞蹈学院。我在这跟你们承认坦白,我不属于很有悟性的那种,就属于比较笨,平时训练我都会在把杆最旁边。老师实在是受不了我,因为我做不好我自己会哭,我就是太要强了可能,那个时候每天晚上都会排队跟我所有的同学一样排队到电话亭去打电话,可能我的同学都会打给爸爸妈妈,但我不是,我会打给我的任课老师。我干吗呢?承认错误,承认错误说我今天上课没有做好,我明天一定会做好,然后就在电话里又跟我的老师哭一通,现在我跟我这个老师是同事了,也是特别好的朋友。我们现在再聊这个事的时候,她就说那时候简直烦死你了,一到晚上九点多,就开始紧张,说这刘岩又要打电话,又要跟我哭一通,我就是那种特别认真,然后有点笨,爱哭的一个学生。

  虽然大家后来给了我一个抬头,叫我青年舞蹈家,但我很知道我自己根本就是天生下来不是一个白天鹅,我跟其中我们大学那时候同班的一个同学同并被称为“二等奖专业户”。我参加数多次比赛,数多次比赛都没拿过金奖,全部是二等奖,我面对比赛这件事是有一个自己的态度的,我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就算拿了二等奖,我痛哭流涕,但我下次学校让我参加比赛的时候,说刘岩你还参加吗,我说当然,我还是要参加。直至2004年我才拿到我生命当中的第一个金奖,然后我就觉得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是让我在将要呈现事业上最辉煌的那一刻摔伤了我的腿。这个摔伤并不仅是让我错失2008年这种几十亿人的眼光的一个机会,我觉得可能是断送了我的艺术生命。后来我发现我不但失去舞蹈,甚至我在生活当中有很多外来事物会对我说不,我的自信简直是被挫败到什么程度。我从医院回到家里,我的书房和我的客厅有一个连接,书房是木地板,而客厅是一个大理石,木地板会矮一点,大理石高一点,那天我就是这样一滑,我觉得我过去了,过去了,过去了,还差一点,还过不去,我脖子就一直撑着。舞蹈演员就是有这点特性,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所不能。我就(用)脖子撑,我觉得我这个重心往前一调整我肯定就过去了,但是就在那一刻的时候,这个轮椅咣当倒回去了。我的自信心在被倒回去那一秒,那种挫败感不光光是对舞蹈事业的这种痛失,是体现在生活当中每一个细节。我现在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甚至睡觉的时候,旁边一定要有一个护理人员。我发现我摔走一个自己的空间,那个我想对于女孩来说你们都特别能跟我有共识吧。你没有私密的空间这将是我觉得对一个人来说是巨大巨大的一个折磨,你们想象不出我怎么样才能走出我的阴霾。我不想说这些词,我觉得没有用,就好像有一段时间媒体一直说,刘岩很坚强,对,我现在对这个词也很默认,但实际我会认为这个东西根本不足以形容我自己所经历过的,还有现在正在经历的这种岁月。

  虽然我不能行走,但我一直在前行我所经历的,那可不是“坚强”这一个词可以囊括的。我觉得所有的自信不是别人给你建立的,一定是自己给自己的。我想这点的道理大家明白,我拿我自己打比方。因为我原来是个演员,我就决定考博士,考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舞蹈学的博士,实际在这件事上我是超没自信的那种,比如说我的英文,我觉得我可能过不了。但我当时也有一个信心就是说今年考不上,我可以明年考,明年考不上我后年再考,无论如何我要给自己争取到这个学习的机会,那就是我继续我事业的一个机会,所以我就去考这个博士。你看生命就是这样,你不知道你下一秒会发生什么,那个意外有时候是好的或者是坏的。我就在2010年我考第一年的时候我就考上了,考我导师的学生有七十多个,然后她只收一个学生,后来她要了我。所以我就在想有时候你不知道,你完全的预估是你不能考上,然后反倒生命给了你一个惊喜,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觉得考博士可能对于我刘岩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情。为什么?因为我从2008年摔伤以后发现我诸多个不能,从那一天开始我发现,我能。后来我觉得博士打开了我的一个心境。俗话说,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好多人说这件事在我的身上也应验了。但我自己觉得,你一定要有一个力量是你主动推开那扇窗,而不是等着它自己去打开。你主动推的时候,你会发现那扇窗一定会打开,但你一定要自己去推。我想好像今天说到现在为止,我受伤这件事被谈得很风轻云淡,但我觉得这就是人生吧,我们就应该风轻云淡地对待每一件事,因为我知道,我还有很多路要走。

  我坚信一件事,虽然我没有办法再次站立起来,像7月27号之前那样,在舞蹈上旋转,抬腿,大跳等等,但是我在工作的舞台上,在生活的舞台上,在今天《开讲啦》的舞台上,仍旧可以有自己的姿态来跳舞。我相信我自己的任何一个姿态,任何一个态度,任何一个眼神,任何一个微笑,任何一个手指的动作,对于我自己来说都是舞蹈,所以我觉得我在自己的人生舞台上跳舞,我跳我自己这支舞,谢谢各位!
   

               刘岩      CCTV-1【开讲啦】演讲稿